福建体彩网

logo

文体 文体> 读书美文福建体彩网

一张报纸的旅行

【连网】(望川)午餐前,小同事把报纸放到我办公桌上,上方是一封笔迹熟悉的信。我清楚,信封内是一张《苍梧晚报·海州湾》,上面刊有一篇拙作。顿时,我被一种莫名而巨大的感动袭倒了。

我感动,不为那篇出自我手的拙作,我一向以为,创作的完成在写上文末的最后一个标点符号。至于发表与否,发在哪一个平台与哪一个板块,已属于传播学范畴的事了,与作品无关;我感动,也不仅仅多少年未收到过手写的信了:装进信封,贴上邮票,再投入绿色邮筒,这些三十年前每周都会遭遇的事,如今已变得何等古典何等奢华;我感动,更因为这封信出自一位我所敬重的老作家之手,因为那张报纸一路旅行的蕴藉心绪。当我小心翼翼用剪刀把信封上端剪开,一股暖流从内而外洋溢而出……是啊,尽管时令已在冬季,今日却阳光灿烂,蓄积已久的雾霾无力阻遏。

那天,11月28日下午,我约我一直称为江老师的老作家共进晚餐———多日不见了,很想念他,他告诉我读到了拙作,我说我没有见到那张报纸,他说正好带给我,我随口说好啊。不料,随口一说却多了一个故事,江老师在信中名之为“大遗憾”的细节衍生的故事。他把报纸递给我时,我一眼看到刊头的“扬子晚报”字样,说,不对呀,这是扬子晚报副刊。至今,我仍内疚当时那句“随口”,脑海里一直凌厉地穿梭着一个镜头:看到认真收藏好带来的是一张拿错的报纸时,他用力把那张报纸弃于地上,默然半晌才叹息:老了,还是老了……我感知到一种强大的沮丧与懊恼。在今天收到的信中,他还在说,“虽是一件小事,却是一个大遗憾,影响了您的情绪,请谅解。人生日趋老态,如之奈何”,我更为惶恐了,诚惶诚恐得几近无地自容。

人都是会老的。我也日益老去。我的惶恐在于,因为我的原因,误导了始终生机蓬勃、活力四射的江老师的生命感觉:他怎么可以在我们的眼中老呢?就在11月28日那天,我与诗人景标兄闲聊时,曾提起江老师,说出我由衷的敬重,因为他的文人气质,他的对文学的热爱,他的对晚辈文友的扶携……我始终觉得,老一代作家身上具备吾辈永远难以学到位的美好德行。

那天晚餐后,江老师还在说,要把报纸寄给我,我力劝他不要寄。他至今仍在为生计而劳碌奔波,对流于我指端的文字如此看重,如此在百忙中分心处置发表拙作的报纸,我何德何能,如何担当得起?然而……那张报纸经过穿越一个城区,两个邮局的旅行,还是泊上我的案头。再看邮戳上的日期,是2016年11月29日18时,如此说来,每天早出晚归的江老师,是在第二天下班以后就立即到邮局寄出的。如此情怀,非读过几本书的人是难以体察万一的。我打电话给江老师,说,这封信,我会珍藏。是的,太厚重了,承载了如此巨大的情感与人文含量,我笃信它会生长,成为留给历史的一部大书。至于书名,就交给未来的人们来命名了。

相关新闻

var _hmt = _hmt || []; (function() { var hm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"script"); hm.src = "https://hm.baidu.com/hm.js?81eb456fc0fc2ff68cc6448641de7abf";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hm, s); })();